乂爻

搞笑的澄粉
两本书的江经历不同,结局不同,性格不同
你们口口声声的说难过,心疼江澄,痛骂墨香
但是要没有她你恐怕连江澄都不会知道
喜欢就是喜欢,和别的无关
看到某太太向一些洗白粉发脾气,真他妈搞笑

真恶心某些澄粉

呜呜呜找文求助

各位道友,找两篇忘羡文

1 是以蓝曦臣为视角,写蓝湛肩上有一个能显示内心情绪的娃娃

2 是羡羡是皇子,小时候被送往云深不知处,认识了汪叽,并且送给汪叽一个红穗子。后来被送回了皇宫,当上了皇帝,还写起了自己的同人文哈哈哈。又后来汪叽入世去找羡羡,最后两人回了皇宫开始了新生活

拜托啦各位道友,帮忙找找文

求援,求扩散

南乔落时方休思:

真的抱歉,占tag了,耽误大家看文😭😭,还望见谅一下,找到就删


我们剧组正在策魔道祖师的全员向同人曲,有 忘羡 曦瑶 晓薛 CP向


现在剧组画师有位,希望能够再邀请两至三位位无偿画师太太支援画插图
哭求各位大佬


真的谢谢大家


还请有意的太太戳我:2131233915


请求大家的帮助,非常感谢


最后,再次抱歉,又来占tag

对17年的自我剖析和对18年的展望

感觉这个号就是个僵尸号,,

17年我真的是,,,更的太少了,,而且文笔渣的不忍直视,,,

其实17年也入了很多坑,一直在潜水。而且三次的事情很忙,毕竟每年的年计划都是要完成的,,任务重时间紧,所以也就没怎么更了

18年看情况吧,应该最少会更五篇到八篇,我尽力而为,感谢还在关注我的小可爱们,能容忍一个僵尸号默默的躺在列表里。18年请多多指教啊

求各位大佬

水無涼奈:

昨天刚说好像没什么脑洞了,晚上迅速洞出了一个(。
【爽朗地笑了.jpg


黄金主包养了小可怜叶,然而只走肾不走心,成天在外面鬼混,各种逢场作戏…
某天好友喻上门拜访,看上了叶…
之后就背着少天和叶叶勾搭【
其实叶叶很流弊…但家里管得严才离家出走,喜欢黄才故意赖上他的。但是少天这边没心没肺的样子,那边文州又温情满满,久而久之动摇了…
喻叶搞上后允诺带他离开(反正少天看起来对他也不上心)…而黄在应酬时突然被人点醒,发现自己已经走心了,立刻回去找叶叶想和他酱酱酿酿,正撞上喻叶…那啥…


【。太刺激了
我是写不来了,大家请期待骨头大佬…😌👏👏

咳咳



本来在少天生贺的那天我就是要退圈的,因为三次真的很累很忙,我写文是属于很慢的那种,我知道我还有一篇all叶没写完,但是没灵感嘛,我也不愿意凑合

入全职已经一年多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到什么时候,但是周叶,黄叶,双叶,伞修all叶都是心头爱,这不会变。

这些天我一直潜水看别的太太的文,我虽然粉丝少,文笔渣但是还是感谢你们不嫌弃还关注我(或许是忘了取关)。我也仔细想了想,我还是喜欢叶受圈,所以我觉得我还会坚持。虽然更的缓慢,但也会爱下去,为叶受圈尽尽力!

最后的最后,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

【杂谈】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

文笔为基,三观要正

林朵:

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,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,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,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,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。


 


当然,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。客观的说,若只看单个同人圈,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。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,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。


 


举个例子,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,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;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,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。——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,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,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,形势永远比人强啊。


 


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,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,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,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;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,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,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。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


 


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,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——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,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,互为竞争对手——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,但写作者身处其中,就不免要受其影响,甚至产生误会。


 


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,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,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,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。


 


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,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,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“一览众山小”的境界,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,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;另一种呢,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,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,甚至心灰意冷,不再提笔,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,真是让人惋惜的很。


 


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,但内里却是相通的: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,忘了一点,任海平面潮起潮落,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。


 


当然,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,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,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,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,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。


 


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。


 


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,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。


 


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,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,等圈子一散,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,昔日荣光难再续。


 


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,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,也不会轻易改变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每一位同人写手,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,不妨也停下片刻,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。


 


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,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,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,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,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,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,只求当下,不谋长远。沉下心来,老老实实打磨自己,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。


 


要知道,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,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,达到“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,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”的神之境界,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,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、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。


 


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,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,经典的热梗,切莫落单。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,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,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,也总会有新的观众,新的赞美。


 


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,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,无可厚非。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,可在这份愉快之中,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,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。


 


毕竟,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,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,毫无积累的个人,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,短暂地弹升几次,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,什么也留不下了。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广告时间: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说明

抱歉,在少天生日这天选择了退圈
我喜欢全职,喜欢叶修,喜欢少天小周,喜欢大家。在这里交的朋友我很珍惜。
当然退圈不意味着对全职的爱会减少

感谢相遇,但是我在三次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若有归来日,期待重聚。

(黄叶)秋葵和烟 (一发完)

短小一篇

“唔嗯,文州,,”

“想要吗?嗯?少天。”

“给我,不行,不行,……”

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修淡定的在lo上打下一段话。

“叶秋叶秋,你,你这是,啊?”黄少天处于怀疑人生期。本来吧,心上人叫他过来帮忙打副本还挺高兴来着,谁成想还发现了这些东西。

“啊是少天来了,”叶修回头看了一眼他,没有一丝被别人抓包的羞愧,“这是同人,我可是个R18大佬呢!”

“同人啊,欸不对,为什么是我和队长在,咳,在那啥?”黄少天有一丝不自在。

“哦,你应该感到荣幸。我可是喻黄铁粉呢。不行你回去下个lof,搜搜‘白斩鸡和秋葵’这个号,这是我的,可以粉一下,”叶修有些得意,“欸,我问一下哈,我写这个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介意?呵呵,老子意见大了。黄少天刚想说,叶秋你给我把这些肮脏的东西删掉时,又转念一想,叶秋有个爱好也不容易,难得他有个喜欢的东西,这样也不好。

“不,不介意吧。”黄少天干巴巴的回答,心里有点难过。

“我就知道我们少天不是个小气的人!”叶修欣慰的拍拍黄少天的肩,“那我也给你说个事哈。我不叫叶秋,我叫叶修,记住了?”

黄少天震惊,卧槽,合着这么多年晚上自慰时念的名字都是错的?!

这个晚上黄少天兴冲冲地来,恍恍惚惚的回去。

喻文州发现了问题,黄少天最近很不正常。

平日里话少了,不爱笑了。整天耷拉这个脸,训练虽然是没受到影响,但自诩为爱蓝雨爱白斩鸡的蓝雨队长,还是觉得应该关心一下队员的心理情况。

没想到是黄少天先找他的。

“队长,我严肃认真的问你一件事。你觉得我们般配吗?”黄少天少有的正经。

喻文州震惊了,不会吧!少天是在思索这样不正经的事情?!他很惶恐,“不,不般配,非常不般配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啊,可是你说老叶为什么会喜欢喻黄?为什么觉得本剑圣是受?我一直很想不通啊”黄少天陷入苦恼。

哦,原来如此,喻文州一脸冷漠。关于黄少天暗恋已退役的嘉世队长的事情基本上在蓝雨,上至经理下至门卫大叔都知道了。

“你是为这个啊,没想到叶前辈居然是个腐男,”喻文州一脸和蔼,“世界上没有掰不弯的腐男,只有不努力的弯男,少天你可要好好想想啊。”∧∧

终于在世邀赛期间叶修可以放心大胆的捉梗写喻黄文了,领队很开心。

啊,少天和文州的关系真好啊。

啊我和文州一间房少天会不会吃醋。

啊怪不得呢,少天一天八次的过来。

吃醋梗get!

暗戳戳关注叶修lo号的黄少天快炸了!

什么叫吃醋害怕队长被领队抢走!

屁!全都是假的!

啊不对不对,怕老叶被抢走是真的,吃醋也是真的。

在得冠军的那天,一双下垂眼滴溜溜盯着喻黄二人的叶修笑眯眯,被盯的黄少脸色黑黝黝。

一把抓住叶修的胳膊,抻着他一路跑到了ktv旁边的巷子。

“老子受不了了!叶修,我告诉从今天起你离喻黄这个有毒的物种远点!操本剑圣从第三赛季开始就喜欢你,你却想让我和别人在一起!叶修,你真的感受不到吗?”黄少天把叶修推到墙上,一双眼睛里都是愤怒的火焰,“还是说你讨厌我,恶心我。叶修我告诉你,在你让我帮你打副本的那天起,我这些话就想说了。叶修,我喜欢你,你能不能也喜欢我啊?”

叶修都吓懵了,什么情况?我讨厌少天吗?不讨厌,我为什么喜欢喻黄?因为少天很好,文州也很好,少天喜欢我?是的,我喜欢少天吗?喜欢啊。

我喜欢少天啊,我不会讨厌他,也不会恶心他啊。

叶修从懵逼中慢慢梳理清了思绪,黄少天把头埋在了他的肩窝上,环着他的手臂有些发抖,一头不安分的黄毛扫地的他的脖颈。

他伸出手,揉了揉黄毛。笑了,“喜欢你,当然喜欢你啊。”

最近喻黄粉们发现,白斩鸡和秋葵太太跳坑到叶黄圈了,还把名字改成了,烟和秋葵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叶黄粉们发现了,烟和秋葵太太跳坑了,跳到黄叶圈了,还把名字改成了,秋葵和烟。

唉,真是不懂这些太太们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