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深若水___退圈小姑娘

别人都是朋友
我不一样
我是小朋友

【叶修/粮食】人生有三十七个希望 上

蜂蜜柚子茶:

1、为叶修粮食合志《启明》所写


2、给叶修大大B站萌战应援,八进四重赛今晚12点开始,燃王加冕还有三天,希望大家都给叶叶投票,陪着他走到最高的地方。顺便今天求带一带老板娘包子唐柔沐沐小周和萌A组的时秒MM,大感谢>///<  


不知道什么是B站萌战和怎么参加的小伙伴请看这里(用力戳下去,打开新天地)


3、本文题目和叙事结构仿自多年前友人赠送的一篇文,不敢掠美,特此说明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  1、
  他希望打游戏。
  父亲总爱数落他们,人没有毅力,终将一事无成。为了培养两个儿子,当爹的每天以身作则,晨跑拉练规律作息食不言寝不语恨不能用尺子丈量每一寸时间,双胞胎痛不欲生。
  他不服气这个评价,却无法反驳。
  弹过钢琴,学过画画,上过奥数班,结果没有一样坚持下来。笨蛋弟弟还能正襟危坐每天不间断地写几个大字,他不行。才艺老师们都夸他有天份,母亲欣喜若狂,他不置可否。
  父亲痛恨他的没长进,每个眼神都写满恨铁不成钢。这是做父母的常犯的错误,当他们处于人生最好的阶段,摘取过成功的果实,便忘记了曾经的稚嫩蠢笨。
  没有种子能一夜绽放成花朵。
  叫父亲念多了,年幼的他偶尔也会想,或许自己将来真会一事无成。
  对未来莫可名状的担忧,仿佛隐藏在太阳后头的乌云,时不时会冒出来,刺痛一个孩子的自尊。
  于是他以满不在乎的嘲讽掩饰真正的内心,对抗世界试图加之于自身的压力,顽固地不为任何人、事、物改变自我的形状。
  因为他很骄傲。
  他还那么小,就已经很骄傲。同桌举着手机大呼小叫地说,这操作,真神了!他只淡淡地看一眼,说,这个啊,我也行。
  同桌不信,和他打赌如果在三天内做到,就帮忙写一周作业。
  三天后贪食蛇长长的身体占据了整个屏幕,同桌五体投地,愿意写一个月的作业。
  他没说这是他第一次玩游戏。他也没说,这三天他一共只睡了五个小时。他更没有说,成功之后他怅然若失,只觉屏幕太小,还没有玩够。
  他终于知道如何反驳父亲——有的毅力来源于对自我的苛责,有的毅力来源于深切的兴趣。
  他喜欢打游戏。
  那一年叶修十岁,他知道了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。
  
  2、
  他希望自由。
  富贵之家,背景深厚,衣食无忧,父严母慈……这样的人生,处处写定完满,若还嫌缺憾,便是人心苦不足。
  可他真心觉得不自由。
  中学百年大庆,请来许多名流校友。大人物们合影纪念,慷慨挥斥,母亲挂名家长会理事,也受邀出席。见台上花团锦簇,若有所感,回来通报孩子们的爸,换得一句话。
  两个臭小子将来有人家成就的一半,就不算给老叶家丢人。
  双胞胎哥哥说,这话简直恐怖。
  他吓得半宿没睡。
  十四岁看见四十岁,人生模板早已立好,按部就班走下去便是。那些衣鬓优雅、谈吐含蓄的成功人士,通透就是今后几十年的自己,如此未来,叫人绝望的恐怖。
  他有了离家出走的念头。
  他做事仔细,一步步周详打算,今天收件衣衫,明天带个电筒,床下的行李箱是一个少年关于自由的全部畅想。
  忽然有一天,行李箱不见了。
  跟着行李箱一同不见的,还有哥哥叶修。
  兄长洞悉了行李箱的秘密,还捷足先得顺手牵羊,他生气、恼怒,又不住担心。父亲雷霆震怒,在客厅大骂要去报警找人的母亲,一个就知道打游戏的孽子有什么可找,等到走投无路时候,哪怕跪着要回来,也绝不给他开门!
  他知道,自己再也无法去追求自由了。在出生时间之外,又落后了哥哥一步,叶秋心有不甘,又无可奈何。
  因为他想要的是自由。叶修想要的却是理想。
  自由没有方向。理想有。
  混账哥哥,把我害这么惨,失败了就不认你做兄弟!同课业前程搏斗不休的无数个夜晚,叶秋每每咬牙。
  
  3、
  她希望有个家。
  父母早亡的两个孩子,一个才三岁,还一个是没断奶的娃娃,远方的亲戚登报断了关系,只得送进孤儿院。上天有幸,无灾无病过去十年,一户没有子女的人家来收养,看中了清秀聪明的哥哥。
  收养者家境算不得殷实,无力负担两个孩子,拒绝同时带走兄妹两人。
  她忍住了没有哭,因为孤儿院老师说,哥哥有了新家,才有更好的未来。
  办收养手续的前一天,哥哥把她从床上推醒,拿着他们的身份证明和户口文件,眼睛亮晶晶地说,我们现在可以走了。
  和兄长手牵手,站在薄雾未晞的街头,她稚气地问,哥哥,我们去哪?
  去网吧,我卖两个号,拿到钱租房,然后我们就有家了。苏沐秋回答。
  他们有了第一个家。一室户隔成两间的小屋,卫生间厨房跟三户人共用,隔墙有点薄,屋外有点吵。房东心善,免了水电,房租全靠哥哥在网吧玩游戏赚。
  网吧是第二个家,它养活了兄妹俩。她常做好饭给哥哥送去,陪哥哥度过白天黑夜。
  有天,她在网吧见到个陌生的少年。少年很厉害,打败了哥哥很多次,想要再战,才发现比他们还要穷得彻底。
  不如你们回家玩去吧?
  她忽然提议。
  苏沐橙一直觉得,那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句话。
  两个人是相依为命,三个人是相互扶持。
  她终于得偿所愿。
  
  4、
  他希望有钱。
  肾机、时尚潮鞋、外出旅游见识世界的机会,十七岁的少年从未有机会品尝。对钱的全部概念,都会折合成房租、饭钱和学费。一年前家里多了个只吃饭的新劳力,让久久未动的银行卡有了一点节余,可他们依旧很穷。
  上次陪沐橙去买文具,我们在橱窗看见一条连衣裙,特别好看你知道吗,特别好看的黄色,像……像刚刚出锅的炒鸡蛋!沐橙穿上肯定漂亮,她盯着看了好久呢。
  少年兴奋地说完,末了一叹,就是太贵,打两折也要上千块。
  他的同伴正叼着烟下本,不时切出画面,看看另一个游戏刷金的情况。
  炒鸡蛋穿身上得是什么样,会形容吗?不过沐橙喜欢,那就买呗。同伴说,又不是买不起,和件银装差不多,还不用升级。
  买得起还不如买不起,沐橙又不是你这个大少爷,真买了准定逼我退掉。他万分痛苦地看一眼银行卡,恨不得后者变成勤勤恳恳的老母鸡,这就下出几个金蛋蛋来。
  银行卡在殷切的目光中岿然不动,少年恨恨往椅子上一趴,大叫道,啊啊啊,好想有钱!
  叶修把烟掐了,深思熟虑地说,既然你不买那条炒鸡蛋了,干脆给我买件T恤吧,两件也行。
  滚!
  看这个,店家搞活动买二送一,你可以挑一件炒鸡蛋色的给沐橙,这我看就不错。
  他不情不愿地爬起来,不情不愿地浏览完,不情不愿地承认这家伙眼光还不错。明黄色的T恤裙鲜嫩可爱,两个艳艳的大橙子做成口袋状,还带了个橘瓣兜帽。
  叶修得到了新T恤,他慷慨地分了一件给出钱的苏沐秋。苏沐橙特别喜欢她的新裙子,连续几天上学都穿着,夸了叶修好几次。这让苏沐秋很是嫉妒,为了重回妹妹心中的NO.1,周末时他大出血,点了两个全家桶。
  他们穿着新衣,把鸡块摆了一桌子,拿摄像头拍了张合照。
  苏沐秋把照片设成桌面,在下头写了一排密密麻麻的“钱”字激励自己。
  荣耀让他深信那一天终会到来。他默默祈祷,希望漂亮的炒鸡蛋色连衣裙那时还在。
  
  5、
  他希望功成名就。
  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家里人塞钱送进专科线,读书三年下来,发现还是找不到工作,只能接手从前瞧不起的网吧。
  干一行才懂一行,做了几年,觉出网吧赚钱真不少。几年后,他也能在高中同学会上,面对奔波于SOHO、每天吃三十块一顿盒饭的白领同窗们淡然一笑,说句,没你们混得好,月入也就十来万,勉强算是吃喝不愁吧。
  同学们毫不掩饰的艳羡让他心满意足。可是又过去几年,他们中有的人也年入百万了,混上副教授了,创业成功了,他还是那个雷打不动的网吧老板。
  直到荣耀到来。
  他喜欢游戏,更喜欢这个游戏展现的可能。如果一直红下去,玩家越来越多,它说不定会像魔兽争霸、LOL、DoTA一样,拥有世界范围的影响力,成立职业联赛。
  网吧里有两名堪称游戏天才的少年,一叶之秋和秋木苏,在荣耀中名声赫赫,许多副本记录榜上有名。他觉得这是老天赐予的机会,从网吧老板变为战队老板,获得胜利,功成名就,在精英们面前抬头挺胸。
  陶轩踌躇满志。
  
  6、
  他希望一份不留遗憾的回忆。
  很少有人能在最对的时间遇见最好的选择,收到参加战队的邀请,除了高兴,更多是唏嘘。
  你知道,我打不了多久。他在QQ上说。
  对方很快回复:所以才要抓紧时间,老吴同志,冠军不等人。
  要拿不了冠军呢?
  那不能够,冠军就是为我们准备的。
  这么自信?
  去1V1竞技场,把排名第一的名字多念几遍,再去2V2竞技场,把排名第二的组合名字多念几遍,有信心了没?
  他看着荣耀界面上熟悉的两个名字,笑了起来。
  有点疯狂啊……他轻声低语,手边按着心心念念许久的Offer函。
  一阵子没得到回复,对方又发过来一句,报名截止还有半个月,你可以多想想。
  不想了,他把Offer和犹豫一起丢进垃圾桶,说,老对手等着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呢,帮我报名。
  决定一出,像卸了几百斤的担子,他全身轻松。
  热爱的游戏,喜欢的朋友,信赖的搭档,哪怕不是最对的时间,他依然庆幸自己拥有最好选择。
  要拿总冠军。吴雪峰说。
  必须的。叶修回答。
  
  7、
  他希望赢过那家伙。
  荣耀运行到现在,又开了新服,玩家数量已经是之前的数倍,神之领域的出现刷掉了不少休闲玩家,同样刺激了其他游戏的高手进来挑战。
  现在的竞技场排行榜比从前更加激烈,高手对抗也更有可看性。部分胜率超过95%玩家的PVP视频,点击随随便便就能破十万。
  竞技场排名的最上方,是一个从开服到现在就始终高挂的名字——
  “一叶之秋”,胜率99.9%,24397场。
  这是个接近百分百胜率的可怕数字,一叶之秋强得令人绝望,以至于有些公认的高手已经把赢他一场当作种殊荣。然而经过论坛统计,能做到这点的人也少得令人绝望,他们认为,一叶之秋的胜率如果放到小数点后三位,也一定还是9。
  让这个0.001%出现的人紧跟在“一叶之秋”后,“大漠孤烟”,胜率99.8%。
  据说荣耀开服后没多久,这两名高手就较上劲了,他们竞技场打,野外打,公会战里打……打过不知道多少场,双方各有胜负,公认一叶之秋赢得更多。
  他轻哼出声,点击退出游戏。
  也许之后很久,他都不会在荣耀中和这个难缠的对手相遇了。他们都将登上一个更大的舞台,彼此之间的胜负争夺,会在那里延续。
  一定要赢过一叶之秋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把输的那些全找回来。韩文清想。
  
  8、
  他给很久不见的弟弟打了个电话。
  你身份证我拿的,家里没进贼,别怕。
  叶秋在另一边咬牙声那个响,堪比小点嚼磨牙棒,混蛋哥哥我一想就知道是你,回来也不见我和爸妈一面!装作我进屋,还偷我身份证!
  不是偷,是借。叶修严肃地澄清。要不是户口本给锁了,没身份证又不能报名,我也不至于铤而走险啊,警卫叫住我时差点穿帮你知道吗。
  那你也不能……不能……
  趁着弟弟还在思考以哥哥的下限,到底有什么是“不能”的。他又说,正好,你要去补一张身份证,帮我也办一张,你这张我就留下了。
  你还要继续用我名字!
  他语重心长,都报了名,荣耀官网公布过了,总不能去说我不小心拿错弟弟的身份证吧。何况一个身份证要办几个月,我出去比赛坐车住旅馆也得用。
  无耻!
  没别的事我挂了,长途一分钟好几毛,不能浪费。
  等一下,你……你真不打算回来了?
  他笑,你哥文不成武不就只会打游戏,就算现在想回来,咱爸乐意收吗?
  叶秋不语。
  等拿上几个总冠军,我再回来。
  叶秋气笑了,听你说的,总冠军好像多容易似的,你要没拿到呢?
  那你得在爸妈面前尽孝到底了,他哥呵呵一笑,也挺好。
  你不会借机故意不回家吧?
  弟弟是越来越傻了,叶修有点忧心。他又不是为了和爸妈作对才离家出走的。
  你还拿走了我的行李!
  没法还了,之前没钱,连箱子都给卖啦。
  叶秋沉默片刻。你这些年……是不是过得很苦?
  还行,现在我都会煮泡面了,还会炒鸡蛋,过日子肯定比你强!叶修自豪地说。
  电话另一边的叶秋涌起一阵强烈的羡慕。
  他想要自由,憧憬过又从未实现。
  叶修的理想已然成真,并有了下一个的目标。
  
  9、
  他希望赢得总冠军。
  不是为了和逝者生者的约定,不是为了和对手们痛快淋漓地交锋,更不是为了得到父母家庭的认可。
  仅仅因为,冠军就在那里,等人去捧起。
  当它出现时,可以让你忘记其他的一切,愿意付出所有去追逐。
  而且,他现在是职业选手了。
  职业选手,就应该以总冠军为目标,一直赢下去就成啦,听起来感觉特好。叶修对自己说。
  
  10、
  从业余到职业,看起来好像只是组了一个固定队,每周去和固定的对手交锋,背后所蕴含的压力却完全不一样。
  陶轩从其他电竞联赛战队找来退役选手,坚持锻炼、数据分析、战术会议和保持竞技状态……他和同伴们发现,曾经散漫的睡到自然醒,熬夜通宵都远去了,宅男的生活变得规律。不再是凭兴趣和天赋玩一场说走就走的游戏,所有人被放进一个叫做“职业联盟”的框子,别别扭扭地让自己变得“职业”。
  比赛到第三个月,嘉世走了一个后备队员。看不见上场的希望,微薄的薪水和叵测的未来,让充满幻想的年轻人最终崩溃。作为队长的他去谈话时,对方抱怨最多的,是每天不间断的长时间枯燥训练。
  那什么手速训练啊准确率训练地图训练啊到底有什么意义?年轻人嘴上刚刚长出了一些胡须,满脸倔强地说,我手速420,竞技场胜率95.7%,有什么好训练的,不让我上场,光浪费我时间!
  他想了想说,每个人都做基础训练,包括我。你问为什么,我只能告诉你,因为我们现在不再是普通玩家,而是职业选手。
  一千个小时的汗水,一分钟的辉煌,这就是职业比赛。
  年轻人完全无法接受,最终还是愤愤然离开。
  他并没有挽留。打开训练软件,一角记着他每周的基础训练时间,总和超过其他人两倍还多。
  此后他再也没听过年轻人的名字,仿佛海边千万朵浪花之一,将海岸线错觉为终点,终于在沙滩上失去了踪迹。
  他想起小时候那些苛刻的军事化训练,生平第一次,叶修理解了父亲。
  兴趣决定你从哪里开始,毅力决定你在哪里结束。
  
  11、
  没人知道,最开始的时候,叶修也会恐惧。
  职业联赛缩短了对手们的距离,因为一次次激烈的交锋,所有技战术都被放大了反反复复研究。经过系统科学的训练,不好的习惯被纠正,真正的锋芒逐渐露出,选手们一天天快速成长。
  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。
  叶修感觉对手们在逐渐迫近,队友们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,自己也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,这让他焦虑不已,还不能表现在外。他知道大家都在偷偷地关注自己,看到“叶秋”还是那么无懈可击的强大,他们就会安心。
  我们有斗神一叶之秋,一定会赢!所有嘉世队员包括支持者都这么想。
  压力和信赖,像是一对相辅相成的双生子,压力带来信赖,信赖带来压力,如是循环而后成为一种毫无理由的自信。
  “叶秋”是自信的源头,他必须强大,因为他是队长,要对成绩负责,要对队友负责,要对战队负责。
  紧迫感压榨他,催促他,驱赶他,让他不得不花更多时间去观看录像,去思考战术,去尽全力提升自己和队伍。
  他并没有觉察到这过程中产生的缓慢改变。
  当“斗神”这个称号在赛场上激起一阵阵欢呼,当对手们开始苦心研究如何克制他和他的战术,当一叶之秋站在荣耀上百选手的最前头——他才终于发现,自己已经比过去更强大。
  叶修对所有优秀的对手们满怀谢意。
  他喜欢他们,尊重他们,只要有机会,就会毫不留情地击败他们,是这些人的全力以赴,让他永不能停下向前的脚步。
  奋力奔跑,看见可超越的极限,然后再也不会惧怕。
  
  12、
  吴雪峰举起总冠军奖杯的时候,叶修有点嫉妒。
  只有一点点。
  队友们居然可以先摸到奖杯,虽说一看就是镀金的,还做得特别傻大粗,那也是荣耀职业联赛史上第一个,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总冠军。
  唯有此时,他才像是一个真正十八岁的少年,卸去让对手们痛恨的从容狡猾,显露出偶尔的天真稚气。
  队友们涌进休息室,唧唧喳喳胡言乱语,有人把奖杯塞进他怀里,又有谁一声起哄,他们七手八脚抓住年轻的队长,把他举了起来。
  “小心奖杯,别摔了!”
  这就是嘉世队长叶秋的第一次总冠军感言。

评论

热度(20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