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深若水___退圈小姑娘

别人都是朋友
我不一样
我是小朋友

【叶修/粮食】人生有三十七个希望 中

蜂蜜柚子茶:

  13、
  他想过要回家。
  得到第一个总冠军时候,还有些近乡情怯的心虚,仿佛够不上父亲眼中的“有出息”。所以他打算好,等再拿一个总冠军再回家。
  如果再拿一个总冠军还不够,那就再拿一个。
  荣耀职业联赛第三赛季,嘉世再度蝉联总冠军,叶修积攒了三个总冠军戒指以及三张MVP证书。这一年有了全明星周末,决赛收视率破1,据调查,十亿人的国度,有上百万人在同时关注这场荣耀赛事。。
  赞助商和广告商们激动得全身颤抖,挥舞着钞票,争先恐后地向联盟抛出橄榄枝。媒体开始连篇累牍地讲述报道,将知名荣耀选手们一个个镀上金身送上神坛。
  他看到一篇主流体育媒体的整版报道,感觉是时候回去了。
  结果并不尽如人意。
  没有抱头痛哭喜团圆,父子俩在门口就开始争吵。父亲撕了报纸,手在MVP证书上攥了攥,最后揉成一团丢在地下,说:
  打游戏算个什么工作,去辞了回来念书!二十好几了初中还没毕业,成天混日子,你不觉得丢人我还嫌丢人!
  叶修推开战战兢兢的弟弟,从地上捡回一个个纸团重新揣回兜里,对父亲袒露二十年来第一句毫不虚假的心声。
  “我不觉得丢人。”
  他极力平静,叶秋还是听出了一丝颤抖。
  
  14、
  失败的回家经历教会他一件事。
  偏见是一座坚固的大山,是没有弱点的敌手。你可以慢慢地撬动它,偶尔摇下一两块石头,却不要妄图去撼动。
  与其停留在山脚下愤愤不平,不如正视它,然后越过它。
  叶修决定越过这座山。
  他开始审视自己,从十五岁离家出走到十八岁加入联盟,再到现在的三冠王。这些不可磨灭的重要时光,在一个远离电子竞技的普通人看来,不过是沉迷游戏的失足少年们的自娱自乐罢了。
  然而许许多多的优秀者不也是如此?
  有谁知道谁是最权威的遗传生物学专家?有谁知道谁得了上一次高尔夫世锦赛冠军?有谁知道谁是史上最畅销的作曲人?
  世界那么大,你努力,你有天份,你出类拔萃,也只不过沧海一粟,没什么了不起。
  想通这件事以后,叶修倒在床上看了一晚上天花板。
  皱巴巴的MVP证书连同总冠军戒指一起丢在书桌深处,叶修承认,自己为之拼搏的事物,在许多人来说不值一提。
  然而他不是为了得到谁的承认才去奋战的,为了自己热爱的事物去追求理想,曾经的每一点光阴和汗水,没有半分虚度过。
  他爱这个游戏。
  叶修想,他会一直做一个荣耀职业选手。
  一直,一直,一直到再不能够。
  
  15、
  他们被叫做黄金一代。
  一两个人的辉煌永远不能称为盛世,正是因为他们的加入,荣耀职业联盟的黄金大幕才于焉揭开。
  他们加入荣耀的理由千奇百怪。有人是因为在荣耀网游中表现抢眼,被战队队长发现;有人是暑假百无聊赖,想找个离家近又轻松能玩的训练营;还有人更加奇葩,陪朋友到训练营考试,看到有空机子随便上去划拉两下,结果朋友落选,自己被选中了。
  他们进入职业赛后的经历也各自不同,有人一入队就变成正选王牌;有人在不同职业间辗转磨砺;有人直接当了队长此后饱受争议;还有人因为敢于和队长吵架而受到重视。
  如果要问第四赛季黄金一代的新人们有什么共同的心声,其中之一大概是:
  斗神叶秋怎么能是这样!身为前辈这也太无耻了太可恶了太嘲讽了太气人了太……
  太强。
  他们当中的每一个,都有不止一次惨败在这个人手下的经历。正像对手们让叶修慎戒,叶修也让对手们清醒。
  一叶之秋,就是荣耀最高的那根标杆。媒体和粉丝将黄金一代吹得再耀眼,他们也在心里清楚——顶峰就在彼处,自己远未超越。
  可能是为战队,可能是为自己,他们都曾迫切希望过击败叶修。
  他是他们最好的对手。
  后来,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了叶修的朋友。
  同样因为,他是他们最好的对手。
  
  16、
  十三岁的时候,她实现了梦想。十六岁的时候,她失去了曾经的梦想。十八岁的时候,她有了一个新的梦想。
  她是叶修的搭档。她想要站在叶修身边,陪他一起奋战,就如同他曾经陪伴自己,渡过人生最孤独难熬的痛苦阶段。
  哪怕当个跑龙套的也好,苏沐橙这么对叶修说。
  叶修沉吟,在我身边跑龙套,这个目标太了不起了。
  嘻嘻。她轻笑。
  想跟上我有难度,普通人胜任不了给一叶之秋跑龙套这么高端的位置。他严肃地说。
  我知道。
  如果不够努力,我会骂你。
  嗯!
  两个人四只眼睛瞪了几分钟,叶修果断一挥手,说,既然如此,还等什么,去报名!
  荣耀很好玩,职业联赛更好玩,你不会后悔的。
  他这么说的时候,笑得特别开心。
  
  17、
  有一个人也在第四赛季加入了荣耀联盟,可是没有几个荣耀迷能说出他的名字。
  他叫关榕飞,是嘉世战队里一名普普通通的技术员。他出名的一点是荣耀水平极其之菜,清洁工刘大叔表示让一只手都能赢。
  关榕飞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愣头青。这个操作起账号卡好像菜鸟的家伙,上班第二天就冲到训练室里大喊:谁是一叶之秋,让我看看却邪的装备编辑器!
  全训练室的人都望着叶修。大家都知道,爱开玩笑脾气好那是平时,捣乱训练不好好比赛,队长数落起人来绝对犀利。关榕飞顺目光一看,大喜,说原来一叶之秋就是你,我是为了却邪来嘉世的,结果他们说装备资料是机密,试用期员工不给看。
  看他恨不得上手把自己推开的模样,叶修笑了,说要没这规矩,人人看了去造一把却邪,我还怎么混。
  关榕飞想想也对,过了会儿又说不对,再好的银装和账号卡,也要人来使。就算有一百把却邪,斗神也只有一个。
  认识很久以后,关榕飞跟叶修承认,那其实是装备论坛上看别人讨论的,顺口套过来而已。我就想着,说两句好话,你肯定高兴,一高兴,就给我看却邪的装备编辑器了。
  话确实好听,不过叶修听了,既没有高兴,也没有不高兴。只是对关榕飞说,规矩就是规矩,你不如去折腾点别的东西,让人知道你有提前看到机密资料的本领。
  关榕飞若有所思地走了。
  又过了两个星期,技术部的主管亲自带关榕飞来见叶修,说他有个提升却邪攻击力的方案,可以参考一下。
  关榕飞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。没有一个战队的队长像叶修这么精通装备制造,可以和他从实用到配比深入探讨。更没有一个战队的队长会像叶修这么积极配合,他想要什么材料,就去亲自打出来。
  他从不对叶修说谢谢。
  他只专注一件事,希望荣耀最好的装备在自己手中诞生。
  如果他做出的装备被一个叶修这样的顶尖高手使用,在赛场上获得压倒性胜利,那就更好。
  不,
  ——是最好。
  
  18、
  致命一击
  一叶之秋生命清零的那一瞬间,整个赛场都为之屏息了一秒。
  要到几年之后,媒体人清点荣耀联盟的足迹,才能正确地评价出第四赛季总冠军第三场决赛的真正意义。
  霸主嘉世的连冠终结,新的胜利者霸图带上桂冠,诸侯群雄蠢蠢欲动。
  战国的时代到来了。
  他坐在黑暗里叼着烟,反复咀嚼失败的滋味。
  不露面从不得已到变成习惯,也是一件好事,至少不必被没话找话的媒体追着问些诸如“你感觉自己尽力了吗”、“没拿到总冠军你遗憾吗”、“赛前想到是这个结果吗”之类的愚蠢问题。
  尽力了吗?
  当然。
  遗憾吗?
  当然。
  想到过会失败吗?
  没有。
  他们是为了追逐冠军才站在这赛场,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扯淡。谁会付出那么多心血和汗水,只为祝福对手的胜利?
  没得到冠军就是失败。
  不管你是什么大神,拿了多少代言薪水,受到多少粉丝追捧,职业选手的世界永远只有一个成功的标准。
  成王败寇。
  失败者成山成海尸骨堆积,总冠军的王座只有一个。如今,他也成为山下的失败者。
  苏沐橙说大巴要走了,狂热的霸图粉丝正向体育馆聚集,再不离开会堵得厉害。
  嗯。叶修掐掉烟,走出黑暗,灯光下依旧是满不在乎的笑脸。还有心情调侃她,第四赛季新人的第一个总冠军,让张新杰捷足先登了。
  苏沐橙一直没那么喜欢荣耀,她只看着叶修,目光中盛满了担心。
  叶修拍拍她,说,没事,
  “只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  
  19、
  陶轩不无酸意地说过,你还真是神仙,外头那么多风言风语,多少粉丝都在骂,就真听不到?
  他说,他们骂他们的,和我什么关系?
  人家骂的可是你,是嘉世俱乐部,是咱们整个队伍!
  他想了下,做了个诚恳的提议:以后少上论坛。
  陶轩气得摔门走了。
  叶修觉得这都得感谢他爸。十岁以前认为儿子一事无成,十岁以后认为儿子玩物丧志,到了二十岁还觉得儿子丢了大人……和努力被亲人彻底鄙夷,MVP证书被揉成废纸相比,所有别人在意的那些攻击,简直像清风拂面。
  骂他的那些人,或者因为热爱,或者因为痛恨,或者因为闲着也是闲着,不管哪一种,荣耀在他们的世界存在,并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  钟爱的事物在世间终有涟漪,并非无足轻重。
  叶修认为这很好。
  他不觉得别人需要喜欢他了解他,就像他不觉得过去的成绩对未来拥有意义,他只专注于现在,面前的荣耀本身。
  进入游戏的刹那,一切批评和争议、期待与不屑、嘲笑和讥讽都会远去。花费一千小时的汗水,去追求一分钟的荣光,这是每个选手自己的战斗。
  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  范仲淹在《岳阳楼记》中描绘出的修身境界,他仿佛一生下来,就已经在那里了。
  
  20、
  他走出嘉世大门。
  没有带走一叶之秋,没有带走任何怨憎与不满。
  天气很冷,容不得站在街头思考将来,他不得不选择走进对面的网吧。
  那时的他不知道第十区即将开启,没想过如何再战职业联赛,更无法预见踏过短短的半条街后,自己会走上一条辉煌又了不起的道路。
  他只觉得网吧今晚特别温暖。
  以及。
  很想打荣耀。
  
  21、
  很多年以后,人们把叶修称作传奇。
  传奇不像是“他是一名优秀的选手”、“能和他做对手我很荣幸”、“俱乐部会永远记得他的贡献”这样的常规夸奖。传奇是三连冠后退役再复出又夺得三连冠的迈克尔·乔丹、传奇是被公认史上最伟大游泳选手的菲尔普斯、传奇是曾刷新了每一个赛道记录的舒马赫……
  传奇,是对某个领域中,成功者顶端的最高褒奖。
  它通常意味着一个人做出了后来者无法企及,无法追赶的巨大成就。它通常意味着遭遇难以想象的巨大挫折后,依然能从泥泞中爬到巅峰的不可思议力量。
  荣耀职业联盟中国区唯一的三连冠队长,斗神,战术大师,荣耀教科书,无数技战术的开创者;
  一无所有地被俱乐部赶走,从网吧中拉起一支全新队伍重回职业赛,同年获得总冠军;
  两次率队获得世界邀请赛冠军,其中一次以选手身份出场并全程单挑不败;
  一次率队获得WCG(世界电子竞技大赛)荣耀项目冠军;
  常规赛单挑37连胜季后赛单挑全胜纪录至今未破……
  对叶修所获得的成就,即使最想击败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伟大,即使最憎恨他的人也无法公然诋毁。在荣耀开服二十周年祭上,不止一个国家的选手坦然承认,他们最大的遗憾,就是无法和巅峰时的叶修一决高下。
  人们都说,如果叶修一直呆在嘉世,他依然会是一位了不起的选手,荣耀联赛却一定会失去史上最具戏剧性的6.5秒大逆转。
  磨难是最宝贵的财富。
  它从一颗心上挤出脓血,让怀疑、软弱、退缩随痛苦一起化为力量,铸就坚不可摧的意志力和胜负心。
  它将常人化为非人。
  它让他满怀骄傲地走过荆棘密布的大地,在鲜血伤痕的脚下开出最美的花朵。
  
  22、
  她希望……
  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希望的。
  父亲早逝,留下的网吧也经营得风风火火。赚的钱够花,做什么没人干涉,游戏里游戏外都结识了不少朋友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陈果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也很满足,没想奢求更多。
  一定要说的话,她希望得到苏沐橙的签名。
  还有,叶秋退役了,她很难过。
  她没有想到,某个风雪夜里走进网吧应聘的陌生人,会为她完成这两个心愿。
  仿佛一场梦的冒险不期而至。
  她送给落魄的船长一艘小小的船,然后伙伴们一起启程远航。他们不可思议地越过险峻的浅滩,超越许多个强大的对手,在所有人的惊呼中,第一个到达了终点。
  一生中曾有过这样一场冒险一场美梦,她深深感激。
  感谢那一天,能和你相遇。
  
  23、
  她希望寻找生活的热情。
  他希望开心地打游戏。
  他希望做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。
  他和他也希望过,因为相似的理由,又都认为那根本不切实际。
  他希望摆脱君莫笑的恶咒。
  他希望重回赛场,得到不曾触摸的荣耀。
  他希望证明自己,最好是一个总冠军。
  她希望继续在他身边跑龙套。
  他们的希望,很多人也会有,并终将仅仅是一场希望。
  理想和梦想的不同,就在于前者可以实现,而后者不能。
  因为同一个叫叶修的人相遇,一切梦想最终化为了理想。也许整个荣耀联盟中唯有他,可以将很多很多个微小的希望捏在一起,变成一场巨大奇迹。
  
  24、
  他希望嘉世好。
  最初的队伍,理想的起点,承载了太多队友和对手的回忆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  所以当他感觉到,自己的存在令嘉世不那么好,叶修默默地走开了。正像曾经学会的那样,偏见是如此难以战胜,一旦在人心中形成,就无法再扭转。
  正如嘉世最终的倒下。
  他不是分析家,也不是媒体人,无心去猜度,到底哪一天哪一刻哪一个决定让曾经的豪强开始衰落,并走向无法逆转的死亡。
  曾经的每一次战斗,每一种改变,每一份困难,他都尽了全力,他无愧于心。
  他也亲手送出最后一击,让曾经心爱的战舰最终沉没。
  带着苏沐橙和关榕飞,再次踏出嘉世的大门,叶修忍不住回头看了最后一眼,这里的未来于他,再没有关系。
  一段过往彻底落幕。
  
  25、
  他希望叶秋别再来给联盟捣乱。
  这个希望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,也在某种意义上破灭了。
  用双胞胎弟弟身份证参加职业比赛近十年,自己不得不为这巨大的丑闻打掩护,冯宪君心里几乎是痛恨的。
  他始终很难从选手成就的角度欣赏叶修这个人。
  也许因为他是联盟主席,要考虑的永远不仅仅是某一支队伍某一个人的成败荣辱。也许因为他人近老年,一点也不喜欢叶修不从大流的特立独行。也许因为,叶修从没做出过一点需要叫他赏识的努力。
  然而,在整个的联盟主席生涯中,冯宪君唯一一次情不自禁地起立鼓掌,却是为了他最不欣赏的选手。他忘记了不能跳动太快的心脏,像个最最普通的荣耀玩家一样,为只有神迹可形容的6.5秒和升班马的大逆袭高声喝彩。
  为叶修喝彩。
  联盟主席总是有很多需要发言的场合,秘书每次都会准备花团锦簇的文稿,夸人一刻钟可以不带重样的。
 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文辞匮乏,因为握着叶修的手,只能挤出这样普通的赞美——
  “你最了不起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87)